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10-18 01:59:55

与三张3G牌照的判断紧密相连在一起的是运营商之间的重组。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两大固网运营商虽然对外坚称,目前正在积极地争取3G的移动牌照,但是业内普遍认为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家运营商连同中国移动将会肯定各获得一张3G牌照,只有中国联通的命运大家都表示担忧,这也成为很多人断定中国联通将会被分吃掉的重要依据。

而对于电信市场的决策者来说,借助中国电信运营商上马3G的时机,透过3G牌照的发放,可以非常便利地实现进一步改革电信市场格局的目的。在3G大蛋糕的切分过程中,决策者拥有相当大的回旋余地可以平衡多方面的利益。

在年内发放3G牌照,而电信重组又要为3G牌照的发放铺路的预期下,有人推测中国电信业的大重组很有可能会在今年的某个时刻到来。就如同当初换帅调整一样,虽然事前会有一些风声,但却无法预测事态的规模。

正如杜渊泉所说,电信企业的改革重组在实现电信运营企业健康发展的同时,其主要目的也是为了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任务。在这个主旨下,电信运营企业重组具体方案并没有最终确定,但是其大致的方向已经相当的明确。

在过去的传闻中,关于电信业的重组曾经出现过多个版本。其中一种说法称,中国移动将与中国网通合并,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合并,也就是所说的“四合二”。另一种说法则认为中国电信合并中国铁通、中国移动合并中国卫通、中国网通合并中国联通,这也就是所说的“六合三”。另外也有说法认为,中国网通会买下中国联通的CDMA网络,而中国电信则会买下中国联通的GSM网络,中国联通则变为单纯的出租电信网络的公司。

这多个版本在消息发出之时,或者称某方案已经报批国务院等部门,或者说某方案国资委正在认真地分析研究,均言之凿凿。但是,在国资委多次电信业重组“并无明确方案的表态”下,这些重组版本均都缺少足够的说服力。

在最大程度地体现大股东意志的前提下,众多的重组版本当中,王晓初提出的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联手收购中国联通G网与C网当中的一个网络资产的建议似乎最为完美。王晓初介绍,其2004年12月已经将一份正式建议交给了相关的监管部门,其后亦先后与国资委、发改委、信息产业部及所有电信运营商包括网通进行沟通。但到目前为止,监管机构及其它运营商的反映并不积极。

王晓初的建议的完美之处在于既保证了主体运营商在3G牌照方面的利益平衡,又节省了国家对3G网络的建设投资,同时还保证了联通公司存在的基础。这一建议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运营商内部的观点。

在他看来,现在的中国电信业,并非处于可持续发展、稳定及健康的格局。在四个运营商中,有一家有两个移动牌照,有两家没有移动牌照,日后四家共享三个牌照,每家公司都有发展空间,又不会造成恶性竞争,才是多赢的安排。

但不管是谁的方案,作为当事人之一的中国联通总会被人认为是分拆或购买的对象,在国资委已经明确表态分拆联通的传言不实的情况下,这样的事态发展显得非常古怪。针对国内电信业重组传闻的若干个版本,信息产业部通信政策研究所所长陈金桥的话比较中肯,“每个版本都有一些真实的东西,但从总体来说又都是错误的。”

在分拆联通的舆论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中国联通似乎已经是风雨飘摇之态。

根据中国联通(0762.HK)公布的数据,2004年第三季度,联通GSM完成营业利润16亿港元,低于前两季度的18.5亿港元和18.8亿港元,而CDMA业务由前两个季度的微盈转为亏损0.6亿港元。同时其新增用户市场占有率也在下滑,前三季度联通新增用户市场份额为31.5%,比2003年年末下降7.8%,全部用户市场份额也由年初的34.6%下降到了34%。

有人认为,中国联通较差的业绩表现使得决策者考虑重组其网络资产的可能性。但种种迹象表明,国资委对中国联通在中国电信业改革过程中的历史意义非常看重。在1月28日的发布会上,杜渊泉说:“中国联通以13.4亿元资本金起步,发展到今天已成为拥有2215亿元总资产、年业务收入达到725.6亿元的特大型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为促进电信市场竞争、繁荣电信产业、提高电信企业综合竞争能力作出了积极贡献。”

这样的评语理应基本上可以保证中国联通在未来中国电信业市场上的席位,但是,中国联通手中的GSM、CDMA两个网络的归属就非常的耐人寻味。

曾经与中国联通同台竞争多年的王晓初直截了当地说:“如果我是中国联通管理层,我会尽快地卖掉一个网络,何必又要卖矛又要卖盾。若获得3G牌照,联通同时要经营两个2G网络将更加困难。”

联通执行董事卢永仁认为,至今没有收到中国电信以及监管当局洽购网络资产的通知。集团过去的策略都是基于现有两个移动网络的发展,故现阶段还未有任何出售网络资产的计划,而联通所做的任何决定都将以符合集团及股东利益为前提。

按照目前的经营状况,GSM网络依然是中国联通主要的现金流来源,而CDMA则是中国联通的战略方向。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只要价格合适,能够满足中国联通在一段时间内发展CDMA网络的资本需要,按照王晓初所言将中国联通的GSM网络分拆出去,是可行的。

然而,对于这样的运营商网络分拆重组的效果,业内依然有不同的看法。FrostSullivan中国区总经理王煜全认为,由政府操刀硬性分拆联通,并不符合市场经济的原则。而且这样的重组方案对于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并无好处,反而加重了其管理成本。

“全业务并非对所有运营商都是优势,这要以管理完善作为前提。把联通的网络并入电信和网通,使得两者网络和业务种类增多,要完成整合至少需要耗费一两年的时间。”王煜全说。但是,他同时也承认,是否可行的真正决定权还是在大股东那里,只有大股东认可的重组方案才会是最终的方案。

在监管政策、新兴技术等多重变革性力量的作用下,电信业特别是运营商自身正在发生极大的改变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