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10-18 04:20:09

本报东京3月15日电目前的中日关系,是两国建交30多年来最复杂的时期,“政冷经热”的描述已经不能概括双边关系的全部。随着政治日益冰冻,双方在各个领域的矛盾和摩擦日益凸显,出现了对立倾向。日本更是倚仗有美国做靠山,把中国视为最大威胁,从而加快军事部署。随着日本在日美“共同声明”将涉足台海的企图清晰化,其冲绳驻军的位置也越来越接近中国台湾岛。

据日本媒体15日报道,出于对中国强烈的警戒感,日本防卫厅正紧张地进行防卫调整。去年12月出台的日本新防卫大纲,强调“必须密切注视中国军队的现代化和海洋活动范围扩大”的方针,据此,防卫厅决定将本部设在冲绳那霸市的第一混合团升格为旅团,人数也相应地增加1500人~2000人。第一混合团是驻守冲绳的实战部队,由第一普通科群、第六高射特科群、第101飞行大队等9个部队组成。同时,普通科中队由两个增加到4个,“普通科群”升格为“普通科联队”。新增的中队一个驻守那霸军营,另一个中队(约200人)拟配备到先岛群岛的石垣岛或宫古岛。此外,为强化冲绳军力,防卫厅还决定用作战距离远、可空中加油的F-15战斗机全面替代那霸基地的F-4战斗机。

先岛群岛距离钓鱼岛及台湾都非常近,日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此配备过实战部队。其中的那国岛距台湾最近,只有110公里。199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台湾海峡发射导弹对台湾当局进行威慑时,该岛就呼吁自卫队派兵进行保护,自卫队由于担心过分刺激中国而没有将其列入驻军候选地。石垣岛则是冲绳诸岛中的第三大岛,易于找到可做军营的用地,而且其周边海域有中国货船办理进出台湾的检疫停泊地,因此,被认为有和中国的接触点。而宫古岛上已经有航空自卫队的雷达站,因此,当地居民可能会比较容易接受其他驻军。

日本防卫厅的设想虽好,但实施起来困难也不少。在离岛上修建驻军营地是个巨大的建设工程,而且,当地居民的反应,将直接影响到驻军的设想能否实现。因此,日本防卫厅准备了折衷方案:如果配备中队实在困难,就改为小队规模的储备基地。但无论如何,这个直指台湾的“钉子”日本是敲定了。作者:驻日本记者裴军

2004年12月13日,新华社发布消息,闻世震不再担任辽宁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2005年2月25日,他辞去了辽宁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职务,2月28日,被任命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

因为年龄到限(65岁)而辞职的闻世震称,自己一生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了辽宁,他离开辽宁时,辽宁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他认为,继任的省委书记李克强会比他做得更好。

闻世震令外界关注的是他对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的指斥,在2004年初的一个会议上,他痛斥搞形式主义、浮夸风,他还提出要避免“城市建设得像欧洲,农村发展像非洲”的现象。

闻世震是土生土长的辽宁人,1985年任辽宁省长助理,开始走进这个北方大省的决策层,1995年任省长,1997年8月任中共辽宁省委书记,2003年1月任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是省委书记兼人大常委会主任这一体制模式下的第一批官员。

可以说,闻世震是辽宁主政时间最长的省级官员之一。而就在闻世震主政期间,整个辽宁,乃至整个中国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辽宁,改革开放政策取得了巨大成绩,同时也积累了举世瞩目的矛盾和问题。作为受市场经济冲击较大的辽宁省,“一把手”不得不应付一个接着一个的矛盾和问题。无疑,闻世震是中国大时代变革的亲历者和推动者。

社会转型,企业转轨,上百万的工人下岗,老工业基地面临转型,而腐败官员却吞噬着辽宁的财富,闻世震亲眼目睹他的一些同事被双规、被判刑,甚至走上断头台,他说“看到他们一个个走入歧途,很难过”。

2004年12月9日,他的“搭档”、辽宁前省长张国光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01年10月,被命名为“慕马大案”的主角慕绥新和马向东,分别被一审判决死缓和死刑。2003年,辽宁省副省长刘克田也被“双规”。2002年,辽宁省高院院长田凤歧被处理,后被判刑,此外还有沈阳市的一些官员因腐败而下台。

2005年3月7日下午,《瞭望东方周刊》在辽宁省代表团驻地,对闻世震进行了专访。

闻世震:1998年开“两会”的时候,人民日报原总编辑范敬宜也是辽宁代表团成员,那时我刚当省委书记,他对我说,你从辽宁省长转到省委书记有什么不同?我说,当省长是觉不够睡,当书记是睡不着觉。

政府工作的工作量非常大,既有长远的工作也有现实的工作,有些工作还非常急,必须尽快做出决策,我当时对自己的要求是,重要的文件不过夜,当天晚上一定要处理完,所以,一般我是晚上12点到12点半才能睡觉,早晨6点半就醒了。每天只能睡6个小时,到现在已经习惯了。

做书记时,你就要想大事,要把握大局,特别是要注重解决好干部问题,要把各级领导班子配强配好,夜深人静的时候,可能更清醒,经常躺在床上想这些问题,说“睡不着觉”不是真的睡不着,是一个比喻。

闻世震:如果说最困难的时候,就是辽宁正处于转型关键时期,却出了“慕马大案”,真是雪上加霜,感到非常痛心,毕竟他们都是党多年培养的干部。我始终认为,反腐败要坚决。对干部腐败,干部赌博,我是深恶痛绝的。

我有时很不理解,你工作都忙不过来,怎么能去赌博,别说我们共产党干部,就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官员也不允许,何况你赌博用的不是你个人的资产,是拿国家的钱去赌博,从法律上和道德上都不允许呀。

这么多年,我对吃喝玩乐是深恶痛绝的,全省人都知道,这方面我对自己要求非常严谨,我也不搞这些娱乐的东西。

《瞭望东方周刊》:很多人曾经是你的同事,和你一起工作,而他们都因为腐败受到了处理,你是什么心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