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10-18 00:18:52

朋友们整理出一份王培的动物保护履历:2003年辞职后在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从事动物救助工作;后又在北京市海淀区环境保护协会动物救助分会工作;2003年8月,与环保组织一起赴内蒙古赤峰进行动物保护调研,并担任瀚海沙论坛“素食、动物、环保”版的版主;2003年10月,在北京爱心福利社工作,同时加入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教授莽萍主持的环境与动物伦理研究小组,与莽萍等一起赴山东聊城调查注水牛;2003年11月,积极参与推动淘汰养熊业,宣传使用熊胆替代产品;2004年5月,向有关部门呼吁动物福利立法;2004年11月,协助召开“中国野生动物园观察”总结报告会,呼吁停止滥建野生动物园,停止现有野生动物园内的“活体喂食”表演及部分虐待动物的“动物表演”;2005年3月~4月,与有关组织和媒体调查研究虐杀狗问题,并对通州区政府部门颁发肉犬屠宰证进行调研;2004年11月,调查河北肃宁尚村皮毛市场活剥狐狸、貂、貉等动物皮问题,并向政府有关部门和媒体反映问题。

“在大多数时间里,她在为改善动物的生存条件而奔走。像她这样的人在北京有上万人。”一动物保护网站论坛版主、网名“推土机”的毕群说,这些人大都在芦荻的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吴天玉的海淀区林业老科技工作者协会动物救助分会、张吕萍的北京人与动物环保科普中心等大大小小的组织或网站论坛里活动。他们一般分为三类:一是“家养派”。他们的家成了流浪动物的中转站,有人领养就送养,没人领养就自己养。二是“圈养派”。建立专门的圈养基地,收容的流浪猫狗,等人领养。三是“绝育派”。自己上街见了流浪猫狗就引回来,有病的治病,没病的做绝育手术,之后有人领养的就送走,没人领养的就自己在家里养或放到社区投食点。

志愿者之”家养派”--还有个叫张莹的,为了养40多只流浪猫,连加拿大的国籍都不要了,她们都是舍不得这些小可怜呀。

杨丽萍,退休工人,有10多年的“救猫史”。现在,她仅有36平方米的家里活跃着36只猫。“我看到这些流浪猫,心里就可怜得不行,非要把它们带回来不可。你看这只猫,一个月前捡回来时骨折,浑身是伤,我花了3000多元钱才给它治好,看它现在多欢腾。”

杨丽萍还养着社区里的十多只流浪猫。“我顾不过来,每月给邻居老太太200元猫粮钱,让她帮助喂。为家里这些猫,我每天早上8点起床后得收拾4个小时的家,清理猫粪猫尿、拖地板,这段时间电话都顾不上接。过了中午,我才看看电话里有啥事,大多是猫友们让去接猫的或者是让陪着给猫看病的,出去办事最多两三个小时就得赶紧回来,不然家里就被闹得不成样子了。”杨丽萍正说着,一股刺鼻的臭气扑面而来。“这是猫屙了。”她立即拿着扫帚等去清理。“每到夜里,闻到这气我就得立即起床清理,为这事,我与爱人打了无数次架。说心里话,我爱人和姑娘也真受委屈了。”

“这些都是送不出去的猫,我得一直养到它们老死。”她指着其中一只白猫说,“这只猫跟我10年了。家猫的寿命一般是15年,我要是死到它们前面了,我会死不瞑目;要是我死到它们后面,我会伤心多少次呀,死一只我得哭一回。”

史艳林,退休干部,家住海淀区塔院小区,从小爱狗。一进她家,一股浓重的气味扑面而来,一群小狗也欢叫着向主人和记者扑来,其中3只各拖着一条残腿,还有一只瞎了双眼。

“客厅里有5只残废狗,书房里有两只‘囫囵狗’,它们见面就咬,只能分开养。”史艳林一边清扫狗屎一边让记者看两只“囫囵狗”干的好事——一个露着海绵的真皮沙发垫。它们虽然身上“零件”都全,但当初也都是被她从死亡线上救回来的。去年8月两只小狗被动物医院认为治不好扔了出来,她拾回家花两三千元钱治好了它们的病。

老人说,几十年来,她没有积蓄,“钱都花到猫狗身上了。但我可不孤独呀,通州一个大妹子,因为爱人不爱猫,她宁可离婚,现在家里养着12只残废猫。还有个叫张莹的,为了养40多只流浪猫,连加拿大的国籍都不要了,她们都是舍不得这些小可怜呀”。

据了解,像这样年过50的爱猫爱狗族大都终身单身或与爱人关系紧张。“一门心思都扑到猫狗身上,咋有精力顾人呀!”一名动物论坛的版主如是说。

志愿者之”圈养派”--吴天玉的基地从1993年建设以来也已三易其址,光在这上面就花了200多万元。

海淀区某小区一栋楼房内,年近八旬的芦荻正在写怀念毛主席的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一只小白狗不断地在她的书桌旁哼哼,老人轻声说:“小雨,你闹什么,妈咪有事,你不知道吗?”听了这话,小白狗果然不叫了。芦荻对记者说:“它是在一个雨天救下的。”

因精通古典文学,芦荻老人在1975年被患了眼疾的毛主席请去朗读古籍,从此成为名人。不过此后她在动物救助方面的名气更大。

上个世纪80年代,芦荻在美国了解到动物保护组织,回国后便奔走筹办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如今这个协会已有1万多名会员。

芦荻向外面公布了自己的电话,承诺可以救助那些流浪猫狗。起初在家养,实在养不下,她便斥资数百万元建起了救助基地。随着小动物越来越多,基地先后三迁,从最初大兴县青云店迁到海淀区四季青乡南平庄,再迁到海淀永丰乡西玉河。儿女从美国寄回的钱她全花进去了,甚至还卖过家藏的善本书、卖过母亲留下的清代家具。半个月前,她退掉了儿子在小区里买的车库。

“下午两点就有人来催要狗粮钱6520元,可我手头只有新收到的会费5100元,咱尽快说完话,我得出门借钱去。”芦荻告诉记者。

在昌平区兴寿镇香屯村,一个叫个珍宠园的院落里,养着吴天玉送来的40多只狗和70多只猫。12月19日中午,一批志愿者送来了食物、棉被和捐赠的100元钱。“太冷了,送两条棉被给猫狗们盖,别冻着了。”志愿者谢文说。

和芦荻的基地命运相仿,吴天玉的基地从1993年建设以来也已三易其址,光在这上面就花了200多万元,这些钱都是她和会员们从生活费里挤出的,其中外来捐赠不过3万多元。吴天玉的一名会员告诉记者,吴天玉在1999年办起了海淀区林业老科技工作者协会动物救助分会,为了这个事业,她个人投入的资金不下80万元。“为了这些小动物,吴会长一直独身。”

志愿者之”绝育派”--逮着就阉让流浪猫狗们从数量上逐渐减少是以董兵为代表的年轻人的普遍做法。

“不好意思,我正忙着呢。刚刚有人送来只猫,我得趁着天没冷下来,赶紧去医院给它做绝育手术。”当记者联系网名“回头是岸”的爱猫族董兵时,他急匆匆地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