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10-17 20:23:29

其二,在视频处理的相关关键算法上,画质改善形成了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和专利,在芯片的结构设计方面这两个很重要的方面达到了国际同行先进水平,国际同行做了多少年达到这个先进水平?海信能达到这个水平是相当不容易的。所以,周厚健董事长、娄勤俭部长对这项成果的取得都非常高兴、自豪。特别是娄部长给了很高的评价。这次中国音视频产业领域里面可以第一款正式产业化的芯片。因为高科技的目的就是在于视频产业化,而海信成功了,在总结成功的意义时特别提到,不仅是海信对于技术的执着,还在于海信整机的开发和芯片的开发设计良性的互动和密切的配合。

科技:既然彩电芯片对彩电企业来说有那么大的好处和作用,为什么别的企业在此之前不开发这个芯片呢?

郭庆存:任何一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发展战略,也都有自己的发展方向或研究方向的选择,海信这样的选择是有海信的道理,我想别人做其他的选择也有他们的道理。

科技:海信在“信芯”研制出来之后,以后在芯片投入有多少?我听说7月初会有大量的“信芯”的芯片,是多少?

周厚健:5个企业一起投,就说明它已经进入了海信正常生产的阶段,这个芯片是在3月份测试成功,同时使用这个芯片的整机也通过了各种各样的实验,从3月份到5月份之间我们又做了更细致的工作,我们5月份做了批量的投产,经过一个多月的市场验证来讲没有任何问题,从设计过程来讲,不需要市场验证,我们做了以后又证实了这一数量,我们“双保险”来做这个芯片的实验,确保投放市场不出问题。

周厚健:发展趋势来讲是这样的,产品的价格下降,从根本上讲是技术更进一步了。我认为使用这个芯片的电视机价格会下降,但并不是说我用成本发明了这个技术,就一定加入到电视机上,如果我做得都比别人优先的话,那就是一个利润空间,而不是降价空间。

科技:刚才和技术人员聊的时候,他说降低成本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是不是根本的原因,根本原因是在设计上就有了自主权,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周厚健:这话说得非常对,如果我做电视,我买外国的电视芯片,那就等于我没有选择产品的权利,只能你做什么产品,我选择什么产品,技术决定了电视的功能、性能,以及开发的程式,如果没有芯片哪里还有选择产品的权利,我们开发这个芯片这就意味着海信有自主研发的能力。

科技:您作为老总,在漫长的研发过程中,有没有一些尴尬的例子?比如别人开发的芯片你开发不了。

周厚健:这个例子在中国几年前就发生过,同样,拿到芯片由于一些企业的技术水平不同,有的能开发出来,有的不能开发出来,对很多的企业来说,是把具体的方案给你,你不用开发,就用就行了,看起来简单,但是给方案的过程,实际上是包含了他们的利润,因此企业要等于在自己的成本构成当中包含了别人的利润,如果这个过程是我们自己来搞的话,起码有一点,这个利润空间我可以保证,这是提高技术的价值。

科技:刚才娄部长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也说,这个技术的开发,一是海信耐得住寂寞,而且这个开发成本也非常大,您对这么大的技术投入风险有没有一个风险技术的考量?

周厚健:不可能没有,作为企业任何的利润都要考虑产出比,作为这个投入,确确实实风险很大,但是我们分析一下,如果不投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如果不投入,我们将永远没有选择自己产品的权利,我们讲永远只能买别人的方案,我们将永远跟在别人的喉头,这显然不是海信的目标,因此如果海信要摆脱这个局面就要冒风险。我们有评估,冒风险不是完全心中无数的,我们还是有技术积累,我们认为成功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企业的成就很大,而是企业的团队,我们的团队30岁左右这帮人,能够耐住5年寂寞来搞这个项目,也有很大的风险。企业只有这样的一支开发队伍,开发人员有这样的认识企业才有大的进步。开发技术不仅仅是技术积累,人才积累,很重要的是企业决策者对开发者一个很大的影响。

科技:我们看到在晶体管件时代,有人说国内的制造企业比日本有优势,LCD、PDP、DLP新的技术出现,使得国内不再像晶体管时代那样,作为一个集体,各个级别的策略和技术,还有他们取得的成果,国内的彩电业作为整体的话,还有一些技术的断层,在生产制造的优势要保值的话,您认为应该怎样做?

周厚健:国内的制造企业比日本有优势,我不太赞成,只能说中国的技术在快速提升,为世界提供彩电制造的趋势在迅速发展,第二,要成为真正有生命力的制造企业缺不是可以拥有技术,而是要拥有很强的研发技术,这样才能为别人提供好的产品,如果没有好的研发产品,那就等于是拿着别人的图纸在加工,这样最多是一个加工企业,而不是制造企业,中国要成为制造业大国,在产品研发上投入也是必须的,这步不走过来,中国将永远在廉价劳动力下的收入下发展。

科技:日本的彩电企业和中国的彩电企业定位,中国企业一定要保持住技术含量的产品优势?我看到“信芯”的发布,是不是更多理解成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果,“信芯”是不是一个摩尔级数的发展,是否意味着有更大的突破在里面?

周厚健:这个芯片的成功它确实标志海信的开始而不是结束,如果结束了,海信前面的投入就没有意义了,这个开始对海信很重要,不是平平淡淡的开始,所以我认为是划时代的意义,而且这个芯片研发过程中给我们带来的启发、经验和鼓舞信心都太多了,而且海信在芯片制造上有所作为,海信面对的都是大批大量的产品,比如说冰箱、空调,而中国大批大量的产品核心芯片都是用国外的,所以这个芯片的开发对海信的意义重要,对振兴民族工业的发展意义也很大。

科技:我听说你们有申请“电子发展基金”,你们有多少成分是“电子发展基金”?

周厚健:重要不是这个数,而是对你的信心、信任和鼓励,这说明政府对你支持,而且你做得越好,政府越激励你,我希望做好这样的良性循环,比如说在3G上,TD—SCDMA开发上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

周厚健:几万台不成问题,肯定有规划,但是我不知道。以后是一个正常的使用了。

科技:我看到你们资料里面写到中国的芯片市场有多少,那么你们有没有信心可以达到中国市场多少份额?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