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53:55

主持人:我想你们得出06年市场走势的总体判断是市场底部是蓄势向上的,也是来源于这三个因素的叠加?

主持人:那好,这个底部也好,蓄势也好,向上也好,如果具体来解释这三个词,你怎么来解释?

杨成长:我们觉得总体来说今年的市场运行格局还是在大底部当中,而这里面核心有两个不确定因素:第一个就是对业绩的预期,也就是业绩最坏的时期是什么时期,这不确定;第二个就是对股改后市场的扩容,尤其是非流通股流通之后,市场供求关系的不确定,而这是两个核心因素,在这同时我们觉得投资者的心态是被三大因素所左右的,出现了矛盾。

杨成长:一个就是股改给大家树立了信心,第二个就是经济周期的变化使得大家对于业绩预期不确定,又让大家担心,第三个股指的实际估值水平与国际相比,它已经有了相对的优势,这又让大家放心,这几种因素叠加在一起就形成了市场,它在逐步酝酿向上的力量。

主持人:就是有担心的地方,有放心的地方,也有不确定的因素,也有树立信心的地方,所以总体叠加到一起,底部振荡一下,然后蓄势,然后再向上?

杨成长:是的,这个向上的过程实际上它又有几股力量在推动,而其中主要的三股力量,一股就是活力的资金,我们看到现在的股市与其它的债市相对,汇市相对,与其他的金融相比,它凸现了它的价值;另外我们的国际优势,我们的人民币升值,使得外资对它的吸引力还在加大。

主持人:在做这期节目时,我们也是在前两天去了一些营业部,给投资者讲了申万对明年的一些看法,他们也提出了一些问题,我选了一个来让您回答,我们一起来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投资者:我们最近注意到各大咨询机构和券商对06年走势进行了很多分析和预测,其中都提到了筑底,震荡向上这样判断,我们现在投资者特别想知道,具体到申万,对明年震荡筑底向上这个走势,具体指的这个点位和时间跨度是怎样判断的?

主持人:我再明确一下,其实他想问你底部蓄势向上是按自然月这样分的,上半年底部中间一段蓄势,下半年向上,还是说这三个特征是交织在一起的?

杨成长:从总的趋势来说,我们觉得延续现在目前的行情,实际上上半年是一个反弹,但是我们刚才提到,业绩最坏的时期往往是明年的上半年。

杨成长:是的,06年上半年可能就出现了相应的底部,而在业绩最坏期被看到之后,其它力量的叠加有时候可能使得下半年振荡向上整理。

主持人:但是在今天出了一个管理办法,就是外资可以用协议受让流通A股,现在大家说,股改最不确定的资金承接的因素解决了,这不能让市场的格局发生重大的变化吗?

杨成长:我个人感觉,单靠这个因素恐怕很难改变市场的运行,应该说这是我们整个证券市场,刚才我讲的吸引外部资金逐步进入中国股市其中的一个方面。

主持人:刚才我们是重点讨论了关于市场走势方面申万的一些观点,大家也可以看到,虽然这两天有一些大规模的上涨,今天也有一些政策方面的变化,但是申万对06年市场总体的预测仍然是底部蓄势和逐渐向上的判断。好的,了解完对行情的判断,投资者最关心就是你们推荐了哪些行业,我们也看了申万提供的投资组合,我把配置最高的五个行业进行了排序,最大的金融服务行业只有12%,其次是信息、交通、化工、电子元器件、公用,这样一个投资组合,您自己觉得当时做这个投资组合考虑了哪些因素?

杨成长:其实在整体上市公司,它的业绩处于回落阶段,选择优势行业,我们把它分为两类,一类就是周期性行业,对于周期性行业的判断关键是看它的业绩拐点在什么地方,当然另一方面,在周期性行业的回落过程当中,有可能会出现它的股价下跌过头的情况,对于非周期性行业,我们实际上要看三个相对,第一个相对就是它相对证券市场的平均业绩增长力来说,它的增长力是快多少,不是它的绝对增加速度,是它的平均增长速度。

杨成长:相应来说快于它的平均增长力的这些行业。我们从历史来看,它也是跑赢大盘的;第二,我们注意到,这相对于分析师对它的预期,我们知道炒股票实际炒的就是一个变化,这个变化首先是谁决定,是分析师对这些行业的业绩判断决定的,如果一个行业它的行业业绩分析师在不断地调高它的业绩,这样的行业往往它能够跑赢大盘。

杨成长:不断在调,反过来说,行业分析师在不断地下调它预期的那些行业,尽管它的绝对增长力比较高,它仍然可能不会太高。

杨成长:从总体来说,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总的应该说这种系统性的风险可能也是不大的,第三个相对就是我们H股的估值,应该说对于非周期性行业或者我们说消费型的服务性行业,我们需要抓住这三个相对。

主持人:在这个年会上,当提到非周期性行业和周期性行业,你们公司也提出来价值型和成长型,这两个主题要并存的情况,我们采访了其中参会的代表,长盛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陈礼华,看看他有什么评价?

申万提出2006年是成长投资取代价值投资,或者是以成长投资为主导,这样一个观点有它一定道理,但不一定是全面的,那么在任何市场,价值投资和成长投资可以并行不悖,从目前年末市场行情反映来看,很多周期类股票,像石化,甚至煤炭,水泥,在二级市场表现非常强劲,一个月涨幅超过30%,对于一个市场单纯强调成长,不是很全面的。

主持人:杨博士,陈礼华好像并不是完全同意你们的判断,您可以再给他解释一下吗?

杨成长:我们实际上也是把价值和成长两者之间结合起来的,任何一个市场也不可能偏于价值或者只偏于成长,但是我们觉得在市场一定的特殊阶段,它的主导投资理念的的确确是变化的,而在06年这个阶段当中,我们觉得更应该注重成长性这样一些题材。

主持人:作出这样的判断是基于什么?我看到你们的重点可能是用政策地角度去考察06年市场机构,是基于这样的判断吗?

杨成长:实际上我们觉得06年的市场维系,市场运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市场现在已经形成的热点能不能延续下去,这是非常关键的。

杨成长:我觉得要看三个标准,第一个标准就是这个热点是不是有扎实的政策基础,所谓扎实的政策基础就是你不能只看政策的文件,十一·五规划当中,有一句话就是认为这件事情肯定要做,我们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政策确确实实要做这件事情;第二个就是不仅仅要做,而且在06年这一年当中他会出台一些具体的改革政策,包括价格改革和税制改革方面的政策;第三个就是这些价格和税制改革政策能否落实到具体的行业和公司当中去,使得这些行业和公司的业绩发生变化,如果说这三个条件相应来说都具备,我们就觉得这个热点的延续性会比较强。

主持人:我们这样看,如果说同时满足你这三个标准,在06年你觉得哪几个比较细的行业是可能持续的去模仿?

杨成长:市场热点因为它不是以行业的角度来划分的。从大的方面来说,我觉得实际上就是现在这个政策可以把它归为三类,一类就是跟解决能源和资源有关的这一类,包括了六大资源价格改革,包括我们现在谈的鼓励新能源政策,包括怎么样去调整资源,成本和它的收益关系,就是资源税收关系,而这条线我觉得是最扎实的;第二条线就是刺激内需的,发展三产的先进制造业,这一方面我们感觉相对来说,跟市场就稍微远了一点,因为它比较广泛,服务业,消费业的覆盖面过广,而现在市场比较热的就是扶持制造业,但是我们觉得扶持制造业必须跟投资热点,跟它的实际业绩,变化两者之间要结合到一起。

主持人:通过杨成长的一番解释,大家对于06年选择行业的思路是非常清楚了。我们再来看观众互动的问题,我已经不再问你关于个股方面的问题了,已经有投资者提出来,手机尾号是9553的投资者,他说这两天申万推荐的金融股涨起来了,科技股好象也涨起来了,还能买吗?

杨成长:应该说这些申万在年会上推出和投资组合目前已经跑赢大盘,大概在20%,但是应该还有相应的延续性。

主持人:我看金融信息方面是有四只股票在投资组合里面,还有一位手机尾号是8230的朋友,他说按照今天这种情况,你们原来的投资组合要不要做一些调整?

杨成长:当然要,根据它的上涨情况要进行调整,实际上今年最大的问题就是原来的绩优股和现在的热点股这两者之间怎么结合的问题,我觉得两者之间不可分,我刚才提到并不是所有的热点都能延续,我们现在的市场出现了一个特点就是有些无热点的公司即使它过去是绩优股,即使它是金牌股票,而这反过来说到一定程度它会倒过来,所以这两者之间需要得到一个平衡。

主持人:再看第三个问题,这是一位在网络上留言的投资者,他说从您刚才谈到的投资组合来看,你觉得我们资金规模不大的投资者,在06年做组合时哪些股票应该重点来研究?举几个例子可以吗?比如风险比较大的。

杨成长:这应该说难度比较大,我觉得对于中小投资者更重要的还是在理念上,不要忘记过去的教训,因为从今年炒作权证就能看出来。

杨成长:主要是投机过渡,投机心态。我觉得在现有市场情况的环境下,它在逐步地复发出来,而追热点我觉得是正确的,但是我刚才讲必须要记住过去的教训,同时必须要有新的思维,这个新的思维就是必须要把业绩的周期性变化,政策的导向与市场具体公司实际情况结合起来。

主持人:如果这几方面都结合在一起,你觉得比如在行业方面更偏重于哪几个行业?

杨成长:相对来说,我们今年比较看好的是服务类,消费类这样一些行业。

主持人:这个范围有点大,可以再小一些,比如消费类,服务类,具体到某个行业。

杨成长:在普通的投资品当中,我们一般是看好周期性行业,已经明显看到的拐点,比如前一阶段我们推荐的建材和水泥,这样一些行业。

杨成长:这一阶段应该说明显是跑赢大盘。我们看好银行,看好旅游这样一些板块,而这些热点在现在市场都是有所表现的,在服务业当中我们特别要关注与政府的政策导向,与生产物流,与社区的生活结合在一起的新兴型服务业。

主持人:投资组合就是帮大家选出的这五个行业,有金融信息和电子通讯等五个行业的股票可以作为重点,在最后我们再来总结今天关于申万2006面投资报告上的一些观点,给中小投资者提出了比较重要的建议,你觉得在06年,他们操作上应该注意什么?

杨成长:现在中小投资实际上面临着两个问题,一个就是没有从过去的泥潭中爬出来,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我们从第一步就能看出来,百分之七、八十的户头实际上是死户头,而很多股票是从20元,10元钱跌落下来,投资者再也不管,我们觉得这种心态实际上是再也无法从市场中站立起来,必须要改变这种心态,同时,我觉得中小投资者必须要接受一些新的投资理念。

本报平顶山讯昨天下午,舞钢市杨庄乡叶楼村村民叶相亭向记者反映了他在换发第二代身份证时所遇到的一件烦心事。因为人像采集系统在他身上失灵,想换第二代身份证换不成。

几天前,叶相亭和其他人一样去该乡派出所照身份证相片。可当他坐在相机前时,怎么也显不出影像来。工作人员仔细检查了一遍相机,发现相机正常,就重新给他拍照,可电脑中仍然显不出他的影像。工作人员以为他身上可能装有什么东西影响了相机的正常拍照,就让他认真地检查了一遍。随后工作人员就又让他坐在相机前,从多角度对他进行拍照,可还是一无所获。工作人员很纳闷,找来别人和他合影,令人奇怪的是电脑中只有别人的影像,叶相亭的影像仍显示不出来,只得作罢。

据叶相亭讲,以前他照相时都正常。杨庄派出所的刘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所民警已碰到过两例类似事件,具体原因不明,盼望有关专家能解决问题。

2005年9月,本刊与北京零点指标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共同进行了“中国城市居民多性行为”主题调查,对北京、上海、广州等7城市2246名14-60岁的受访者进行了入户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社会目前多性行为现象并不多见,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性生活方式是保持传统的单一性伙伴行为。在有效回答性伙伴数量的1842名受访者中,在过去一年中只与惟一性伙伴发生过性关系的比例为92%,只有2.4%的人承认自己过去一年中同时与2个或2个以上的人保持性关系。

调查同样显示,月均收入5000元及以上、拥有大学本科或以上学历的已婚男士,更有可能成为多性伙伴行为者。性别差异、婚姻状况、受教育程度高低、收入差异等与多性伙伴行为之间呈现一定的相关关系。

本次调查之前,距离现在最近的一次全国范围内对性行为、性文化的调查已经是5年前的事了,由潘绥铭教授负责、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进行。调查显示,在20-64岁的全体中国人里,到2000年8月为止,在14岁以后的一生(请注意,不是3个月内)中,曾经有过任何一种多伴侣性交的人,只占13.2%-16.2%。

由另一位性学家、我国第一个性文化博物馆创办者刘达临1989年进行的非随机抽样调查显示,中国城市88.1%的人,农村93.7%的人,只与配偶发生过性关系。

2005年中国人均性伴侣数为3.1人,这个数据与杜蕾斯公司2004年“全球性调查报告”中发布的耸人听闻的人均19.3人相比,可能更接近实际情况。

本刊调查显示,多性行为现象遭到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排斥。在没有过多性行为的人中,74%的受访者认为多性行为不存在任何借口,绝对不能接受;39.1%的多性行为者执相同态度;认同性和婚姻爱情之间密不可分的比例在受访者中占到了近9成:大多数中国普通百姓在来势汹涌的性革命中正以淡定甚至保守的态度默然抗拒着。

在这抗拒之中,更多的女性(79.2%)认为多性行为无法接受,比男性高出14%左右;更多的男性(7.9%)否定了性与爱情、婚姻之间的联系,认为可以接受没有感情、没有婚姻关系的性,相比之下,女性中只有4.7%认同此观点;地处北方的无多性行为受访者更加排斥多性行为,广州和成都的无多性行为居民对于多性行为更易接受。

多性伙伴现象面临着来自方方面面的质疑。社会在评价公众的性行为时,经常运用的是4个标准:学标准,即某种行为的普遍程度;医学标准,即某种行为是否健康;法律标准,即这种行为是否合法;道德标准,即这种行为是否符合道德。

多性伙伴行为者可能造成艾滋病等性传染病的肆意传播。调查显示,只有4%有性经历的受访者“每次都使用”安全套,33.6%的人竟然“从不使用安全套”。这一情况在多性伙伴行为者那里并不乐观,使得对各类疾病的预防变得困难。

道德谴责也许是社会给予多性伙伴行为者的最大压力,道德与快感构成了多性伙伴行为的“义利之辩”。多性伙伴行为者被谴责破坏家庭稳定、挑战现有道德准则、造成社会不安定因素,有人因此提出“自愿、相爱、合法、隐秘、常规、不伤、勿仇”应为“性道德七原则”,表示道德底限不容挑衅。有时,多性伙伴行为者也会受到来自自我的道德压力。他们中的一些人难以克服根深蒂固的道德教育内化而成的自我规训,很有可能在矛盾的内心挣扎中产生人格分裂倾向。

西方的性革命也常被用来比照今天的中国。潘绥铭教授曾经指出,我国当前“性革命”中的许多现象,与西方学者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所经历的如出一辙。

然而,也有学者以为并不能仅仅从表象上理解中国目前正在经历的性改变。不久前去世的四川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垮掉的一代”代表作《在路上》和《嚎叫》的译者文楚安说:“说中国正在经历一场性革命为时尚早。中国学到的,是表面的、浅层的生活方式。”看起来,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代表“垮掉的一代”的诗人艾伦·金斯堡和小说家杰克·凯鲁亚克等,用吸食大麻、蓄长发、衣衫褴褛、同性爱的方式表达对社会的不满和内心的迷茫,但是他们始终没有放弃人文关怀——关注人的终极价值。他们反越战、反帝国主义、反言论压制、反后工业社会,崇尚精神生活、蔑视物质主义。当时的美国,民权运动、女权主义正进行得轰轰烈烈,性革命是在社会大背景下的自然延伸;而中国的多性伙伴现象似乎走到了一个极端,性多于爱,较少考虑到精神生活。

这也许是中国目前正在经历的性变化与西方性革命的最大的不同,也是我们需要清醒面对之处。

(数据来自北京零点指标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城市居民多性行为调查报告》)

-在过去一年中,与唯一性伙伴发生过性关系的占92%,同时与2个或2个以上的人保持性关系的占2.4%。

-坦承是因为各种原因而“不敢”的占19.7%;因为“找不到愿意和自己发生多性行为的对象”的占5%。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