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9:53:35

一、丢包诈骗。犯罪分子把报纸或其他纸张切成与百元面额人民币大小一致的一叠长方块,最上面放一张百元面钞,用橡皮筋捆牢,瞅准下手目标后,在其附近故意丢失,一旦旅客将其拾起,他们就以“见面分一半”为由,套取捡拾者身上的现金。

二、变卖“贵重物品”诈骗。犯罪分子以持有金表、金饰、美元,家中急需用钱为由,引人上当,一旦有旅客出重金购得,犯罪分子立即远离作案现场逃之夭夭。

三、电话诈骗。不法分子往往借机与旅客聊天、套近乎,以老乡或热心人的面目出现,以帮找工作或合伙作生意赚大钱骗取信任,之后套取旅客的家庭电话和个人信息,随后,通过电话向旅客的家属谎称旅客乘车中受伤或生病,乘机骗钱。

四、以未过有效期的中转签字票诈骗。这类骗子常将已到站同时未过有效期的中转签字票重新中转签字,之后卖给旅客,这种车票多数票面较旧,并且已被剪口。

五、以短途车票变长途车票诈骗。这类骗子将废票、短途票的日期、票价、到站、座别进行更改,使短途变长途,废票变成有效票,票价低的变成票价高的车票,然后以较便宜的价格卖给旅客。

六、以帮买车票为名诈骗。这类骗子有的冒充旅客,假称自己有熟人能买到车票,骗取旅客的票款后伺机逃跑;有的以帮买车票为诱饵,强行拉旅客住宿旅店,收取所谓的“定票费”;有的装扮成购票者和旅客套近乎,称“老乡”,取得信任后,以帮买车票、照看行李等手段,骗取旅客的票款和其他财物。

七、以换票为由诈骗。这类骗子多在候车室或进站上车时,冒充铁路工作人员查验车票和身份,骗取、调换旅客的车票,或冒充旅客以借看旅客车票为名,偷换旅客的车票。

海南新闻网1月2日消息:未满18岁的餐馆女工送餐时不幸被“订餐客”强奸,餐馆该不该对她负人身损害赔偿之责?小洁放弃对强奸犯的索赔选择向餐馆提起诉讼,本报曾对此案进行跟踪报道。近日,一审法院重审判决餐馆赔偿女工1万多元。

章洁的代理人认为,章洁为餐馆打工,对餐馆的指派只能接受和服从,而且她是未成年人,餐馆在晚上8点多要求她送餐到远在丘海大道的异性住处,对其中存在的危险应当是明知的,但餐馆在指派她送餐时却没有采取任何安全防范措施,由此造成悲剧的发生。所以,餐馆对她的人身权利遭受严重侵害负有过错,应当承担自己的过错责任。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餐馆老板是个体工商户,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章洁作为其员工,在工作时间外出给订餐客人送餐时被对方强奸,依照《工伤保险条例》应认定为工伤,因此,章洁对自己遭受的人身损害,应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主张自己的权利,不属人民法院受理案件的范围。一审驳回章洁的起诉。

章洁不服一审裁定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章洁是在为餐馆外出给客人送餐时被客人强奸的,她以此受到物质上、精神上的损害为由,请求餐馆赔偿医疗费、误工费和精神损失,应认定为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应属人民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的范围,原审法院应予受理。二审法院裁定撤销一审民事裁定,由原审法院重新审理。

一审法院重新组成合议庭,对此案重新审理。一审法院重审认为,章洁是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的人身损害,可以请求强奸犯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餐馆老板承担赔偿责任,餐馆老板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强奸犯杨某追偿。

本报讯(记者张小乙通讯员刘西荣实习生王彬)一持枪劫匪深夜抢劫出租车司机,的哥沉着应对,将车开到新城分局附近时,郁师傅一边按住劫匪的枪,一边向巡警大声呼救,于是警民联手将持抢劫匪曲川川抓获。

2005年12月31日晚9时许,一男子从南门打车,但目的地一直不确定,当行至环西路附近时,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该男子突然用枪指着司机说:“把钱拿出来!”

有13年驾龄的郁师傅先一惊随即镇定下来,“哎呀,我才开始拉人,”说着指指眼前的几十块钱,“你看,”他又麻利地把兜掏出来说“真不骗你……”抢匪见状便命令郁师傅载他去找一个外地司机来实施抢劫,郁师傅满口答应。途中,郁师傅主动与劫匪搭讪,并点烟递过去。这样,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周旋,车在不知不觉中开往东新街十字,直奔公安新城分局。

当晚10时许,郁师傅拿起打火机,又点了一根烟递给劫匪。这时,车已经接近公安新城分局,而郁师傅发现了不远处的巡警,于是他假借去捡打火机,靠近劫匪,然后迅速地一手按住劫匪的枪,一手推开车门,高声向巡警呼救,他的呼救声引来了正在附近巡逻的公安新城分局武装巡警与市特警支队巡警,他们迅速拔枪将车包围,将劫匪抓获,当场缴获自制仿六四型手枪1支,子弹4发,折叠刀1把。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曲川川,19岁,河南省陕县人,长期居住在青海省西宁市,现暂住在我市边家村一旅馆。曾经在外地持枪抢劫作案1起。其所持手枪,购自西宁,并配有4发子弹,具有较强的杀伤力。

《第一财经日报》调查发现,2005年12月29日卫生部公布了禽流感周某病例前后,三明市乃至福建省政府一直反应都比较迅速,各种措施及时出台。

2005年9月以来,三明市政府下发了《关于印发三明市突发重大动物疫情应急预案的通知》,把严防禽流感病毒的人际传播作为防控重点。

三明市委书记叶继革、市长张健多次批示并召开市委常委会和专题会议。市政府下发了10多个文件进行部署,同时举办了全市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控知识培训班。

来自三明市检疫部门的消息称,2005年9月以来,该部门对上市活禽和禽类产品实施实时检疫,对肉禽供应规模场实施产地检疫,严格实行运输活禽准调制度,禁止到疫区调运和跨省远距离调运活禽及其产品。

来自三明畜牧部门的消息称,自2005年11月以来,畜牧检疫等部门就以种禽场、规模饲养场、老疫区、养殖密集区、活禽交易市场、边际区域为重点,开展了针对家禽的免疫抗体监测。从2005年11月8日起,市、县两级重大动植物疫情防治指挥部畜牧办公室实行24小时值班,实施疫情零报告和疫情日报告制度。

而经贸部门则开始新建活禽集中屠宰点。此外,一场大规模的消毒杀菌行动也在全市展开。

《三明日报》2005年12月30日刊文称,周某被确诊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后,三明市委市政府在福建省委省府领导下随即打响了“一场为群众生命安全负责的战役”。

2005年12月23日,接到死亡病例报告后,三明市委市府立即要求卫生防疫部门及时建立监测网络,对相关接触人员进行医学观察,并且迅速上报福建省委省政府。当天,三明市委召开常委会研究对策。市政府则成立突发性事件应急指挥部,市长张健为总指挥。

《三明日报》称:“其实,一场以治疗、监测为主的战役早已悄然进行。医院提供了最好的设备,派出了最好的医生,对患者作了全力抢救。”

2006年1月3日上午,三明市第一医院急诊内科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周某入院后院方发现她发热较快的特殊病情时,恐用一般治疗方案无效,马上向上级部门作了汇报,“后来协和医院的专家也来了。”

三明市委宣传部有关人士1月2日向记者透露,福建省疾控中心经检测作出阴性的诊断后,三明市卫生部门仍要求医院全力抢救。

国家和省卫生部门联合调查组在反馈中认为,三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患者的救治和防控工作,卫生部门能及时报告,患者的救治到位,接触人员的医学观察到位,不明原因肺炎等传染病监测到位。

国家农业部和福建省农业厅专家组在给上级的一份报告中称:“三明市……高度重视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控工作,精心组织,各项措施落实:一是家禽强制免疫到位;二是强化疫情监测;三是严格家禽检疫;四是做好消毒;五是严格执行疫情报告和核查制度。全市从2003年以来未发生过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据三明市政府不完全,2005年该市共投入防疫经费367.47万元,比2004年增加了47.07%。特别是该省提出对所有家禽实行强制免疫后,各地又纷纷追加了疫苗配套经费。目前,该市已调进各类禽流感疫苗1165.15万毫升(羽),市级机构储备消毒药2吨,各县(市、区)也分别储备了足够的防疫物资。

截至目前,该市家禽实际存栏940.15万羽,其中应免疫家禽915.25万羽,已完成免疫910.51万羽,免疫密度达99.49%。1月3日,三明市畜牧水产局有关官员向记者表示,该局仍然在各地开展乡镇家禽防控工作。

农业部华东重大动物疾病定点联系组组长马洪超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这样的密度说明三明的防控工作非常到位。因为免疫率只要达到80%,就能避免疫情暴发。

1月1日,三明市委书记叶继革、市长张健分别奔赴永安、沙县慰问企业和群众,而这两地是福建省主要的副食品基地,盛产鸡鸭等家禽。

同日,一份盖有三明市经贸委、畜牧水产局、卫生局等五部门公章的《关于加强市区禽类屠宰和销售管理的通告》发向市区各市场管理者和禽业经营者手中。

通告要求:市场要加强日常卫生巡视,督促经营者健全和完善消毒、防疫工作制度;经营者要建立进销货台账,严格执行进货检查验收、索证索票等制度,上市禽类产品必须经过检疫,具备有效证明和标志;各餐饮业和禽肉加工单位要做到定点采购,做进货台账;更重要的是,三明将分步骤地在市区实行活禽集中交易和定点屠宰,取缔擅自设立的交易点、屠宰点和流动摊点。

有消息称,该市正对免疫率达到100%的地区进行“回头看”——即重新检疫,对免疫抗体水平达不到要求的进行补免,同时强化医疗机构对不明原因肺炎等传染病的监测,加强对暴露人群的监测,将沙县、永安两县列为高暴露人群监测点。

因呼吸暂停4小时,年仅14岁的女孩徐苏平被家人埋入地,其“尸体”入土7小时后“神秘失踪”,这一故事29年前真实地发生在湖南长沙市浏阳县社港镇晨光村。直到1999年,当地一名叫周利珍的妇女在轮船上的一次偶遇才“破解”了这个谜团:原来徐苏平被一洪姓老者救起并被收为养女,现居住在重庆市璧山县。

兴奋不已的徐家人开始寻找,然而5年时间过去了,两个弟弟至今没有找到“死”了29年的姐姐。2005年12月31日,两个弟弟委托表侄徐天勇来到本报,希望通过本报找到姐姐徐苏平。

据徐天勇说,姑妈徐苏平生于1962年,从小身体不好,1974年开始卧病在床,并多次出现假死症状。

“姑妈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当时的年龄分别为11岁、8岁和5岁。”徐天勇说:“11岁的名叫徐杭平,8岁的名叫徐兆平,我就是受两个叔叔委托来寻找的。”随后,记者电话连线徐杭平了解详细情况。

“1976年年底的一天,连续几次出现假死症状后,姐姐又一次暂停呼吸,全家人紧张急了。”徐杭平回忆:“当时医疗条件不好,姐姐一连暂停了4个小时的呼吸后,全家人认为姐姐死了,随后决定把姐姐埋了。”

徐天勇的父亲就是当时参加埋葬队伍的本家人之一。据其回忆,他们是在当晚11时许将“尸体”抬到当时村里唯一的一所小学———晨光小学旁边的空地上。他们刚把墓穴挖好,天上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家人匆匆将“尸体”下葬、草草堆了一个小小土包后迅速离去。

“第二天一大早,离下葬时间也过去了7个小时,我们又回到了坟地。”徐天勇的父亲说,坟包几乎被雨冲垮了,棺木上面被扒开了一道大缝儿,里面的人没了!”

“我们以为‘尸体’被野狼吃了。”徐天勇的父亲说,为了不让老人伤心,他们把事情瞒了下来,没告诉徐苏平的父母。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听说女儿“尸体”失踪的消息后,两老人十分伤心。

平静下来后,两位老人不相信“野狼”的说法,他们总觉得女儿可能获救。一直到1998年、1999年两老人先后去世,他们把两个儿子叫到床前,一再叮嘱两个儿子找到其姐姐。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20多年,说来巧合,和徐苏平母亲娘家同村的一名叫周利珍的妇女,1999年乘轮船到广州打工的路上,偶遇了一名80多岁的老人。

据周利珍回忆,老者姓洪,80多岁,一身青布衣衫,脚穿保暖鞋,胡须垂到胸前。闲谈中,老人听周利珍说湖南话,便主动向她打听是否知道“湖南长沙市浏阳县社港镇晨光村”这个地方。周利珍恰巧就住在这个村子附近。随后,老人又说向她打听“徐春生”(徐苏平的父亲)和“徐苏平”这两个人。由于从村里出来时间很长,周利珍已经记不住这些人名,但表示可以帮老人打听。

周利珍说,老人信中自称是峨眉山的,1976年8月底在湖南长沙市浏阳县社港镇晨光村暂住了一个月。9月底的一天凌晨下大雨,他准备离开晨光村,经过晨光小学时看到有一个小的新坟包。正当他经过坟包时,突然听到微弱的求救声。顺着声音,老人一直寻到新坟包里面的棺木上,这时老人确定声音就是从棺木中传出的。老人拼尽全力将棺木撬开,一个瘦弱的、脸色苍白的女孩从棺木中爬了出来。女孩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了,老人随后将女孩倒立起来,顿时女孩吐出了一大堆污物,女孩得救了。

女孩清醒后跟着老人走了,老人给女孩治疗了一个多月,终使女孩脱离了生命危险,后来女孩成为了老人的养女。老者告诉周利珍,自己年纪大了,希望养女能够回到亲生父母、兄妹身边,他还一再叮嘱周利珍将信务必交到徐家人手上。

在这封信中,老人告诉徐家人,徐苏平被其救下后,因怀疑家人将其活埋,便跟着老人来到了璧山,从此不愿和别人谈起以前的事情。

20多年来,在老人的照料下,徐苏平已经长大成人,曾经在璧山一家幼儿园当过3年的老师。目前,徐苏平已和一名矿工结婚,生下了儿女,其中大儿子出生于1986年9月初九,起名为“重阳”。

然而遗憾的是,当时周利珍急着赶回广州打工,匆忙间将这封关键的信件丢失了。由于工作关系,直到2000年周利珍回家探亲时,才将这事转告给了徐家人。尽管信件上清楚写下了徐苏平的住址和所属派出所的名字,但周利珍已记不清这些细节了。

徐家人开始并不相信,当周利珍把老人在船上告诉她的细节一一说出来后,徐家人相信了。

据周利珍说,老人清楚记得事发前一晚晨光小学放了电影,坟地就在紧挨小学的一片空地上、坟墓的形状方位,以及救出女孩时其身穿的衣服等。而这些细节除了当时送葬的几个本家人外,没有其他人知道。此后,徐家人兴奋地开始艰苦的寻找。

从2000年开始,他们曾求助于长沙当地媒体,也曾经求助于公安机关,但一直没有结果。万般无奈下,他们便求助于重庆当地的媒体。

徐天勇说,姑妈被“埋”时已14岁,懂事了,老人有让她回家认亲的想法,那姑妈也应该知道家里在找她。徐杭平表示,父母临终前的遗愿就是希望求得姐姐的原谅,更何况当年也确实不是“抛弃”姐姐,家里为了治姐姐的病尽力了。

徐杭平说,姐姐“走”后的这29年中,他们最小的妹妹在1998年在广州打工时病亡了。目前他在村公路旁盖起了三层小楼,弟弟在离家不远的一个企业里当主管。两人都各生了一个儿子,家里生活富裕起来,而思念姐姐的心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变。

两兄弟衷心希望在2006年,能够看到姐姐,能够在2006年的春节和姐姐吃上团圆饭。

2005年12月31日上午,记者陪同徐天勇来到璧山县公安局户籍科,科长牟章余热情接待了徐天勇。牟科长按照徐天勇提供的线索,先后将“重阳”和“徐苏平”的名字分别输进人口查询系统,系统显示没有相关记录。牟科长表示,由于目前户籍查找系统只能通过名字查询,因此如果不能正确提供被查找人名字时,系统将无法提供帮助。牟科长说,徐苏平被救活后可能已不再使用原名,而“重阳”这个名字也可能是小名。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