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一农妇23年前被冒名顶替顶替者:叫你们不得安宁

来源: www.runobama.com 时间:2018-05-28 15:08

原标题:咸阳一农妇23年前被冒名顶替 顶替者:叫你们不得安宁

  >>双方交锋

  年娟香丈夫称遭朱小英威胁:不私了叫你们不得安宁

  年娟书的维权行为也引起了朱小英的注意,一条打算私了的暗线以最快地速度展开了。

  2018年5月8日,年娟书大姐年某告诉华商报记者,她也在三原县教育系统任教,举报事件发生后,朱小英来找她想私下协商解决此事,并托了她的前任领导来说情,意思是这个事情不要闹大,尽量私下协商。年某说:“我不同意私下解决,我也不参与”。

  那天下午,年某和说情的人及朱小英坐在一起才知道,朱小英接到了县教育局的电话,让她尽快把事情妥善处理好,听说县纪委要到县教育局调档案,这下才把朱小英推到风口上了。

  年某说,她质问朱小英:第一次去学校找你,你为何不承认呢?朱小英说:“我当时都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你冷静下来后为何不承认,不道歉?当威胁到你的工作时,你才主动了?”对方没有回答。

  那天下午有这么一个细节,朱小英说:“我的工资是国家发的,又不是你给我的发的,你们为何要举报我?我目前也很困难,日子也不好过”。年某则回答,谁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该怎么补偿就怎样补偿。“他们的违法操作改变了别人的命运,这些人一定要受到法律的严惩和追责。”据悉,那天晚上一直持续协商到23点,没有结果。

  年娟香的丈夫陈某也被熟人做工作,4月27日,朱小英又来协商。“我没有答应她私了的条件”,陈某说。但令人气愤的是,就在协商期间,朱小英还威胁他说:“大不了我这书教不成了,希望你们私了,否则我会叫你们以后不得安宁”。

  >>官方回应

  三原县纪委监委:已查实朱小英冒用“年娟香”

  年娟书说,5月8日下午,自己再次前往三原县纪委监委催问案情,办案人员说:“你的案子暂时停了,我手里现在接了一起新案子,领导指示去处理那个案子”。年娟书急了:“那我的案子是否是撂下了?”办案人员解释说:“怎么能这么说呢?你这个案子的一个重要证人还在北京,也就是当年的班主任,需要她回来做证。她如果不回来,得说服其回来,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年娟书透露了他看到的一个细节,他在纪委监委办公室看到了假“年娟香”的材料,父亲一栏显示:“年文秀”,母亲一栏显示:“崔素芹”。年娟书非常生气,这纯属虚假,“年文秀”是他的父亲,但他的母亲是“段桂梅”;而“崔素芹”则是“朱小英”的母亲。

  华商报记者两次前往三原县纪委监委调查核实,有关负责人表示,截止目前“年娟香”冒名顶替案件已经基本查清楚,朱小英冒用年娟香身份是事实,原教导主任以及朱小英本人都承认了,他们将上常委会研究,对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

  >>人物专访

  “我希望还我一个说法,还我公平”

  尽管年娟香患有耳聋,但并不哑,可以用笔写出问题,她看过后再通过语言表达出来。“当年我就感觉很奇怪,为什么班主任要收我的准考证,同学杜某告诉我,复试时朱小英拿着我的准考证”,年娟香诉说着自己的遭遇。

  该事情不断被揭露,年娟香越发显得焦躁不安,这件事给她造成了终身伤害,是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伤痕。

  华商报:你目前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吗?

  年娟香:知道了,我非常恨,恨到了极点,朱小英剥夺了我的权利,拿走了我的准考证。

  华商报:你对目前生活满意吗?

  年娟香:麻木了,有啥满意不满意的,一个精神失常的神经性耳聋的人,没人会多看我一眼的,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没有保障,我需要真相大白于天下。

  华商报:当时你读高中时的情境记得吗?

  年娟香:记得,当时精神郁闷,精神遭受了严重打击,轻生厌世,精神出现了问题,患有神经性耳聋,于是高二就辍学了。

  华商报:事情发生后,有人给你道过歉吗?

  年娟香:没有,没有一个人道歉,朱小英也没有,也没有过见面。她有体面的工作,有收入保障,而我就是一个农村妇女。她的幸福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我要求她公开道歉,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华商报:目前三原县纪委已经展开调查,请放心。

  年娟香:23年了,我希望尽快大白于天下,我的悲剧是谁造成的,希望纪委严肃调查查处,冒名顶替之事绝对不是一人能办到的,幕后肯定有人指使和操作。我希望还我一个说法,还我一个公平,希望对冒名顶替者给予应有的惩罚,也对相关人员追究责任。

【1】【2】

 

(责编:谷妍、邓楠)

上一篇:咸阳运管追逐逃窜黑车导致车祸 相关负责人被处分 下一篇:扎堆购气 咸阳物价部门回应:6月10日涨价说法不准确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客户端